選單

║設計戰國策電子報2015071號║

103年度設計戰國策獲獎學生專訪-

波蘭華沙國際海報雙年展 三件入選 /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 視覺傳達設計學系碩士班 張愷勻


 


 

Q:請問您的獲獎心得?

A:得知入圍的當下,是課堂上同學在公告名單上發現我的姓名,被告知時其實有點不以為意,畢竟當時只是跟著同學們嘗試第一次投國際性的海報賽事,當作繳個報名費而已。一直到回到家中,收到華沙博物館發出的入圍通知,也跟設計圈比較資深的朋友確認過後,才比較有獲獎的真實感受,情緒上也逐漸添了點喜悅。畢竟對於非本科生而言,一路走來總算是有點小肯定,倍感欣慰,大學時期的記憶也在此刻浮出腦海。
憶起升大四的暑假,由於主辦單位作業疏失,陰錯陽差地參加了限定技專院校學生才能夠進入的教育部國際設計競賽培訓營,當時對設計領域還只有懵懂模糊認識的我,在培訓過程中,被來自各方的設計菁英與老師震撼教育,認知到藝術創作與設計在本質上的甚大差異,除打通眼界之外,也認識一些設計科系的朋友,進而踏入設計領域的大門。
這三件作品皆是在進入設計研究所後,因應論文研究內容而創作,除了感謝父母的經濟支援之外,也感謝楊清田老師以及研究所同儕們在創作期間的指教,提供我莫大幫助,更要特別感謝同樣為台藝視傳所及IDC獲獎的潘威霖同學,多次給予我海報設計的建議,能有今日成果,運氣與努力固然重要,但關鍵必然少不了你們。 獲獎固然開心,但使其作為前往下一步的動力,我想是較為合適的。畢竟經驗尚淺,與設計圈眾多的優秀前輩相比,我還有很多空間需要加強,期許自己能夠將得獎後所獲得的些許關注,化為自我審視的提醒。

Q:請談談創作過程中,最讓您印象深刻的事情?

A:三張海報的創作皆源自生活上的發現與體悟,其中小錯宴的海報誕生契機最令我印象深刻。其靈感來自於友人的一場婚宴,那天正好是颱風天,宴會廳中央的香檳塔瀰漫幸福,一陣酒足飯飽過後,離開會場的人們紛紛撐起了雨傘,卻因強烈的側風被吹得東倒西歪,伴隨著傾盆大雨,與方才宴會中歡樂緩慢的氣氛呈現強烈對比。我在當下體會到,一件事情的開始與結束,縱使有如此大的差異但仍是屬同一過程,也因此將此一體兩面的感受具象為海報創作的元素。

Q:請問教育部提供這樣的獎學金,對您在設計上有何意義與幫助呢?

A:我在決選後的假期,前往了波蘭華沙宮殿博物館進行作品的展覽紀錄,獎學金幾乎運用在旅費上,雖然沒有參加頒獎典禮及交流宴會,但也在現場觀摩到歐洲許多設計大師的作品,也順道在德國、荷蘭及英國等地拔涉了一段時間,吸足異國養分。剩餘部份獎學金我預計運用在負擔其他國際競賽的費用,投資下一個起點。另外值得一提的是,IDC除提供獎學金減少學生在參賽費用方面的負擔之外,在國際賽資訊提供方面的效率相當優良,對於這樣的系統個人給予肯定。

Q:在獲得國際獎項後,對於您未來的設計之路有何影響呢?

A:在求職和接案上的確有些許幫助,但獲獎主要還是一個評審肯定努力的事實而已。在心理層面影響較大,或許能夠提升些許的關注或知名度,但實質上我想作品本身的能量及創作過程中所獲取的知識,才是讓設計路走更長遠的重心。

Q:請提出您對國內設計教育之建議及看法。

A:針對學生參與國際競賽這部份來談,最近時常看到批評參與國際競賽的論點,但我個人對於學生為競賽做作品這樣的創作模式並沒有負面的看法。為了學習而比賽,或是為了比賽而學習,透過競賽所獲得的皆是自身不足的知識,如同我前面所述,無論得獎與否,最重要的還是過程中所汲取的訊息,用心對待作品、同儕及師生之間的交流都是關鍵,重視學習而非強調功利才是教育的核心。

設計教育涉及到太多複雜的因素,包括功利主義、產學脫鉤、重學術輕技職、國民美學素養普遍不足等我們常探討的問題點,都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清。國內半數設計科系的學生,通常畢業時都具有良好的設計執行能力,但對於行銷推廣、消費市場需求的理解可能稍嫌不足,商業與設計的結合度在學校的課程安排上,還有更多的互補空間。

教育部於民國102年提出五年美感教育計畫,為的是提升整體下一代國民的美學素養。我想當今設計教育的規劃不該只侷限於設計科系的學生,將設計專業的價值推廣至各個產業及整個社會,也是未來應該去執行的方向。
Q:給對國際競賽有興趣的同學建議。

A:其實設計競賽中的得獎與否與評審非常有關聯,但也並非就因此限定自己的風格或題目。每個國際競賽的性格都有所不同,以波蘭華沙國際海報雙年展而言,其宗旨取決於作品的實驗性或新穎程度,因此儘管看似不成熟的作品,只要在技法或者概念上具有大膽的實驗性質,都有可能獲得青睞。因此,了解賽事訴求,也是一項重要的賽前課題。